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红蝴蝶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年03月18日

  过了春节,老张就在执行工作岗位上摸爬滚打二十年了,最让他头疼的,倒不是东跑西颠没黑没白的劳顿,也不是热一口凉一口的饭菜,而是执行那些找不到财物见不到人,家里仅剩老人或孩子的案件。这不,被执行人刘老四失联一个多月了,留下80岁的老母亲守着空荡荡的大院子。

  邻居们七嘴八舌,有说刘老四因小三离的婚。有说刘老四把养鸡挣的大钱藏起来了。有说刘老四去外地躲风头,十万元贷款想蒙混过关……

  “大娘,你儿子老四去哪了?你知道吗?”老张的声音一遍高过一遍,老人还是摆着手说听不见。

  老张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口气,他弯下腰,试图离老人更近一些,嘴唇几乎贴到了老人的耳根,老人斜着眼睛瞅了瞅老张,没有吭声,扭头坐在凳子上,手哆嗦着,一下一下继续剪她手中的窗花。细碎的红纸屑纷纷散落在老人的脚面和白色的地板上。大年三十贴窗花,在上了年纪的人心里,如同大年初一吃饺子一般重要。

  老张回到法院,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暂不向院里汇报。老张心里明白,既使汇报了,面对这种情况又有什么好办法呢?给领导心里添堵不说,弄不好挨顿熊,还得自己去解决。

  老张是个大善人,这在法院是出了名的。有一次上班路上他遇到一个下身半裸的残疾人坐在下水道的铁篦子上取暖,他自掏腰包花了60元买了一条棉裤给他穿上。“把你哥带回家吧兄弟,都摄氏零下十二度了。”旁边几个摊贩嘴里嘟囔着。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如果刘老四发狠心不回来,老人家怎么过这个年啊。看着刘家空空的院子,老张心里泛起一阵酸意。

  “大娘,还没剪完啊?”老张只字不提刘老四的事。

  “这是炖鸡块、炸鲅鱼,都是熟的,热热就能吃。粘糕还热乎,先尝一个吧大娘。”老张拿起一个粘糕放在老人手里,老人接过来又把粘糕放回筐里,继续剪她手中的窗花。

  老张擦完屋里的桌子、椅子、茶几……又把院子里的积雪、鸟粪、柴草打扫的干干净净,一个上午没停住脚,室内室外一片清新。

  “大娘,我先回去,明天一早我来帮你贴窗花。”老人没有言语,抬头望了一眼老张的背影,而后低下头继续剪她手中的窗花。

  第二天一早,红彤彤的太阳还没离开地面,老张就来到刘老四家,老人坐在凳子上,盯着地板上一对鲜红的大蝴蝶展露着微笑。

  贴窗花虽说不是技术活,但弄不好容易起皱褶。老张从包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胶水,帮着老人仔细地将整个蝴蝶贴在窗玻璃上。一对蝴蝶栩栩如生,似在半空中飞舞。

  两行液体七拐八拐,流经纵横的皱纹,最后掉在白色的地板上,没有回响。

  “大娘,明早我来给你拜年。”老张转身向大门走去。

  “孩子,你站住。”

  没等老张缓过神来,老人蹒跚地走到老张跟前,用手打了个喇叭筒,附在老张耳根上不知叽咕的什么。

  “大娘,明年我还来给你贴窗花。”

  “好,孩子,我等你。”这会儿老人听得十分清楚。

  执行员出现在刘老四面前时,他感到很吃惊,更令他感到疑惑的是,法院怎么会知道他在地板砖下藏了60万元现钞。院里接受了老张的建议,等过了初八再拘留刘老四。

  一晃就是一年,老张为兑现头年的承诺,一大早就来到刘老四家。屋门锁着,院子里长满了杂草,窗子上那对红蝴蝶依旧保持着飞舞的姿势,只是颜色变得苍白。邻居们说,老人没出正月就去世了,刘老四半年前到外地做生意去了……

  老张心情沉重,他向着天空大吼了一声,但很快就被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淹没。

关闭
版权所有:夏津县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夏津县城区锦纺街路西 电话:(0534)3260196 /3211132 邮编:253200